帖子状态  
本帖子共有 59 位阅读者, 1 个回复.
  • 回复
2条记录

18031116181

管理员
帖子
196 
金钱
799 
魅力
799 
威望
799 
注册
2019-09-22 
18031116181 发表于 2019-11-27 12:01   
“极限运动第一人”攀高楼拍视频坠亡,家属状告直播平台后获赔3万元
“我喜欢高空,喜欢爬,喜欢刺激。”吴永宁曾在微博写道。从湖南小村落走出的少年,本想通过征服高楼以改变命运。在长沙、重庆等地,他爬过数座百米高楼,并收获百万粉丝,被称为“极限挑战第一人”。
视频来源:南方都市报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7年11月,在攀爬263米高楼时,吴永宁失手坠楼。其好友在其过世后写道原因“身体抱恙,攀爬时体力不支”。

图片来源:吴永宁生前直播视频截图
之后,吴永宁的母亲何小飞对直播此次活动的平台花椒直播提起民事诉讼。此前,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直播平台赔偿何小飞3万元。
近日,经过互联网开庭,北京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图片来源:@人民网
丨家属状告直播平台获赔3万
图片来源:北京四中院
据北京四中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2019年11月22日上午,“花椒直播”(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视频直播平台,以下简称“密境和风公司”)发布危险性视频被诉网络侵权一案二审在北京四中院公开宣判。该案于2019年11月14日在北京四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双方同意调解,法庭随后休庭。后双方未达成调解协议,经合议庭合议,依法公开宣判。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有误,但裁判结果正确,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何某三万元,驳回何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北京四中院在判决中指出,吴某的坠亡是一起悲剧,年轻生命的逝去对于吴某的家庭成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法院对吴某的离去深表痛心,并对吴某的家庭成员致以诚挚的慰问。同时,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提供网络服务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坚持正确导向,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维护良好网络生态,维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为广大网民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丨法院解释三大争议焦点

图片来源:北京四中院
北京四中院也解释了此案的三大争议焦点。
关于争议焦点一,密境和风公司对吴某是否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北京四中院认为,本案中物理空间的安全保障义务人现实存在,且已经承担了相应的民事责任。网络空间具有开放性、公共性的场所特征,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也应适用上述规定,承担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事实上,网络空间作为虚拟公共空间,其与现实物理公共空间还是存在着明显差异,能否扩大解释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将有形物理空间的安全保障义务扩张到无形网络空间,适用网络侵权责任的内容来确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尚存争议。但是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作为一个开放的虚拟空间,网络空间治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进行必要的规制。在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的过错责任原则能够归责的情况下,不必扩大解释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的适用范围。故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应当予以纠正。
关于争议焦点二,密境和风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北京四中院结合吴某的坠亡与密境和风公司之间是否存在过错和因果关系来认定,认为吴某所拍摄的视频内容大部分的高空建筑物的攀爬活动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极限运动,吴某并非专业运动员,自身亦未受过专业训练,不仅对自身具有危险性,还存在因坠落伤及无辜以及引发聚众围观扰乱社会秩序的风险。这种行为于己于人都有巨大的潜在危险,是社会公德所不鼓励和不允许的。密境和风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对吴某上传的视频是否违反社会公德进行规制。但密境和风公司却未进行处理,因此其对吴某的坠亡存在过错。
关于因果关系的认定。密境和风公司的行为并不直接导致吴某的死亡这一损害结果,但是被上诉人不仅对吴某的视频未进行处理,还在其坠亡的两个多月前,借助吴某的知名度为花椒平台进行宣传并支付酬劳。故上诉人对吴某持续进行该危险活动起到了一定的诱导作用。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行为与吴某的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无不当。
关于争议焦点三,北京密境公司能否依据自甘冒险规则减轻或免除自己的民事责任?
北京四中院认为,自甘冒险规则是指被害人明知某具体危险状态的存在,仍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并自愿承担风险,在共同参加活动的加害人无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其责任。吴某从事的高空建筑物的攀爬活动并非一项具有普通风险的文体活动,而是对他人和自己都存在巨大安全风险的活动;况且侵权责任法并未规定自甘冒险规则,北京密境公司亦非活动的参加者,故无法援引自甘冒险规则免除责任。对于北京密境公司主张吴某系自甘冒险行为,应当免除北京密境公司民事责任的上诉主张,于法无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但是吴某自愿进行该类高风险的活动,其对该类活动的风险是明知的,因此吴某本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明显过错,北京密境公司可以根据吴某的过错情节减轻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吴某的过错情节、北京密境公司的侵权情节等具体案情酌定密境和风公司应当承担的三万元损失数额,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确认。
丨从演员到“极限挑战第一人”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市62层、263米的华远国际中心时,在未采取安全措施情况下,由于体力不支失手坠亡。事发时,这位被称为“极限高空第一人”的少年,仅有26岁。

图片来源:吴永宁生前直播视频截图
挑战高楼的选择与武行演员出身不无关系。吴永宁的老家位于湖南宁乡市南芬塘村,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由于母亲患精神疾病常年吃药,吴永宁家的经济条件处于该村中等偏下。吴永宁自十几岁开始学习武术,念完高二后,吴永宁从小村落走出,到横店影视城打拼。
在横店影视城中,吴永宁主要做群演和武行,扮演过死尸、乞丐、打枪的日本军官等。
公开资料显示,横店群演一天工作时长约为8小时,薪资约80元;武行分为编外武行和挨打武行,挨打武行薪资为一天200元,高于编外武行100元。据此前媒体报道,为拿到更多的报酬,吴永宁通常选择挨打武行。彼时,吴永宁在社交平台上用“演员吴永宁”介绍自己。
2017年下半年时,吴永宁变得“好像有钱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其继父这样表示。同时,继父表示,吴永宁心底很善良,会主动给父母存电话费、缴电费等,“他把母亲看得很重,省出几百块钱都要给他妈妈”。
然而,其家人在日后才得知,这源于吴永宁拍摄的极限视频。母亲何某起诉时称,自2017年开始,吴永宁在密境和风公司旗下的“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上,发布了大量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逾3亿人次,粉丝有上百万人。
依靠做武行练就的身体素质,吴永宁挑战了武汉330米高的越秀财富中心、重庆287米高的联合国际大厦、长沙452米的国金中心等高楼。他在微博个人简介处写下目标,“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并称自己为“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
其好友对媒体介绍道:“自从爬楼视频火了以后,吴永宁通过视频网站的奖励、开直播、广告代言,有时一天就能赚到当演员时一个月的收入”。
对于游走在危险边缘的挑战行为,吴永宁曾被女友、好友劝诫,并有意隐瞒家人。女友曾称:“我只是哭闹,劝他,跟他讲道理”,不过,吴永宁还是会瞒着她继续进行,涉及爬楼的视频会屏蔽她。此外,他会在发布短视频内容时,附上“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的字样劝告网友。
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7年11月8日,他在长沙的高楼上录视频时坠楼身亡。此前,他曾告诉好友,“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之后,花椒直播、火山小视频等直播平台被网友顶到风口浪尖,有网友质疑其对刺激性视频把控不严。也有网友则称吴永宁自身也有责任,“为了出名,一些网红做‘吃播’一口气喝三斤牛二,一些网红则自残、冒险,这真是娱乐至死的悲哀”。
吴永宁死亡后的一个多月,其母亲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接受采访时,她只是重复一句话“别来采访我,我孩子还活着”。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财经天下周刊)

heiseyumao

幼儿园
帖子
金钱
魅力
威望
注册
2019-11-28 
heiseyumao 发表于 2019-11-28 13:50   
RE:“极限运动第一人”攀高楼拍视频坠亡,家属状告直播平台后获赔3万元
这里的新闻,挺全的,希望更新速度再快点就更好了,我会经常来关注这里的新闻的。谢谢楼主!
找工作,请问这里那里可以看到招聘职位?感谢站长!
  • 回复
2条记录